1978年5月30号是什么星座(1978年6月30日是什么星座)

墨脱县,地处雅鲁藏布大峡谷深处,曾是中国全境唯一不通公路的县。2013年10月,墨脱第一条公路通车以来,如今公路总里程增长超过500公里,“藏南秘境”的神秘也不再难以探寻。交通铺就“幸福路”,让墨脱人民收获更多的获得感。作为从墨脱走出来的大学生,全国人大代表格桑德吉对“知识改变命运”深有体会。多年来,她坚守让孩子们有学上、上好学的初心,为家乡发声、为教育建言成为她每年“两会时间”的关键词。

在建团百年之际,为充分发挥青年典型模范带头作用,团结引领广大团员青年踔厉奋发、砥砺笃行,以优异成绩喜迎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,我们邀请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获奖者,以微纪录形式,讲述他们以初心照亮征程,以坚韧铸就力量,以拼搏成就未来,以情怀共筑家国梦想的硬核故事,展现他们把个人发展融入到强国伟业中,以不懈奋斗展现青春担当的昂扬风貌。

今天,让我们走进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奖者格桑德吉,看她如何在雪域高原上浇筑希望的花朵,如何带领新时代青少年用梦想接力,奔向美好未来。

“从2001年回到家乡教书以来,我期盼过,努力过,付出过,也收获了很多,我见证了墨脱教育翻天覆地的变化,我看到了墨脱人民发自内心的幸福感和自豪感。我想正是国家政策的惠及,支援建设的助力,以及我们墨脱先行者的努力,才点亮我们墨脱人心中的光,才唤醒了墨脱这片土地。”

——格桑德吉

走出墨脱,回到墨脱

高山峡谷曾阻隔墨脱通往外界、走向富足的道路,更将知识与文明屏蔽在外。2001年,全国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人口覆盖率超过85%,小学适龄儿童入学率达到99.05%,而墨脱的失学率仍高达30%。

扶贫先扶智。1985年,为了加强对西藏人才培养,国家在全国20多个主要城市创建了西藏学校或开办西藏班,为一批西藏学子推开探索广阔天地的大门,格桑德吉正是这批学子中的一员。

生于1978年的格桑德吉,伴随着知识改变命运的浪潮出生,是知识改变命运的受益者,也是知识改变命运的践行者。1984年,读完小学一年级的格桑德吉离开家乡墨脱县帮辛乡,越过密布的山川,到林芝市住读,成为乡里第一个“走出来的小学生”。随后,格桑德吉考入湖南省岳阳一中西藏班,后又考上河北师范大学附属民族学院。求学十余年,一个个国家扶持项目,带着格桑德吉飞跃崇山峻岭,飞到梦中的远方。和格桑德吉一样,1985年至2021年,30余年里,十几万毕业生走出西藏,开启不同于父辈祖辈的生命历程。

大学毕业,繁华的都市、优渥的生活触手可及,但格桑德吉始终没有忘记墨脱这片封印在贫穷、蒙昧中的土地。

“我知道我自己也是教育的受益者,我走出过大山,然后在内地求学,然后因为读书而改变了我自己的命运,然后我也希望,我们墨脱更多的人也走出大山、继续读书,因为读书而有不一样的人生。”

2001年,格桑德吉放弃拉萨的工作,选择回到家乡,成为墨脱县帮辛乡小学的一名教师,选择为更多西藏的孩子架起知识改变命运的桥梁。

20年劝学路,一个都不能少

“我刚到墨脱的时候,我们学校还没有成立一个完全小学,(只有)一至四年级,然后有三个老师,再加上我就四个老师。”

回到帮辛乡小学的格桑德吉既是教师,又是“母亲”。由于回家路途艰险,100多名学生中有四分之三都是住校生。教学之外,格桑德吉还要肩负起照顾学生起居、护送学生回家的任务。

当时,进出帮辛乡要翻过几座高山,山路陡峭迂回,头顶是摇摇欲坠的山石,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悬崖,路宽只有六七十公分。每到假期,格桑德吉要在这样的道路上徒步七八小时,才能将所有学生护送回家。路遇马帮,格桑德吉和老师们首尾照应,将孩子护在内侧组织避让;途径河流,患有恐高症的格桑德吉溜过200多米的铁锁,贴着汹涌的波涛过河……冒险般的护送路,一走就是十几年,格桑德吉的脚印遍布帮辛乡大大小小的村落,孩子们安全回家,是她克服一切困难的信念。

然而,比护送路更难走的,是劝学路。

“将近10年的时间,我都没有完整的一个班。班里面没有学生齐全过……就看到很多的适龄儿童,都没有好好的上学 ……我觉得挺可惜的,然后就开始有了那种劝学的念头。”

比起贫穷,学生父母的不理解是横在孩子与教育之间更为艰深的鸿沟。一户户拜访、再远也要到达,一声声劝导,再难也要将孩子拉回学校。纵使劝学的路崎岖萦回,但每一步前行就能够为闭塞的生命照进一束希望的光,这是格桑德吉“一个都不能少”的坚持,也是她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。

格桑花开,馥郁高原

2013年9月,格桑德吉被评为“最美乡村教师”,2014年2月,荣获“2013感动中国人物”;2018年5月,获得第22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……荣誉背后,有着格桑德吉对教育的信仰,对墨脱的诺言,以及对家人的歉意。

20年来,格桑德吉与家人聚少离多。远在拉萨的女儿、疏于照顾的儿子……是格桑德吉最深的牵挂和最大的心结,每每提及至亲,她总是难掩泪水。然而如果可以重新选择,格桑德吉却说“我还会选择帮辛”。小家庭的天各一方、无暇相顾,换来的是大家庭希望的光亮,在儿子眼中格桑德吉是“全世界最好的妈妈”。

未来将至路在脚下

随着2013年墨脱县全县公路贯通,帮辛乡小学建起了新的教学楼、操场和学生宿舍;2019年全面提升教学硬件设施水平,学校添置了多媒体教室、电子教学室……格桑德吉见证了帮辛乡小学的蜕变,见证了教育在墨脱落地生根、花开烂漫。“通路以来,2013、2014年开始家长就有意识了,然后开始支持学生上学,学生的变化,就是不再逃了,就愿意在学校里待,然后我们的劝学也差不多结束了。”如今,墨脱县孩子的入学率、小升初的升学率都达到了100%。

2018年底,格桑德吉调至墨脱县完全小学担任副校长。岗位变了,工作地变了,但教学的职责没有变。“我喜欢讲台上课,感觉很快乐,我觉得作为老师,最主要的就是教书育人为主,每次站在讲台上面对一群学生,然后把自己的一些专业课教授他们,学生学会了心里还是挺开心,这也是我乐意做的。”2021年,刚做完甲状腺手术的格桑德吉坚持要在第二天重返课堂,她的筑梦之路仍再继续。

教育是一场时代的接力,是阻隔贫困代际传递的关键。“2019年墨脱脱贫摘帽以后,大家的共识是,巩固脱贫成果,衔接乡村振兴,靠什么,靠教育。”未来,在格桑德吉眼中是新的长征。“以前让学生有学上就行了,现在不仅要有学上,而且要上好学。”

据2021年发表的《西藏和平解放与繁荣发展》白皮书显示,在1951年之前,西藏文盲高达95%,1951年-2020年国家累计在西藏教育上投入经费2239.65亿元,小学净入学率达99.93%,初中毛入学率达106.99%(按照统计方法毛入学率可能会超过100%),高中毛入学率达90.2%,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56.14%。

研究生支教团是共青团中央、教育部于1998年实施的青年志愿服者扶贫接力计划全国示范项目。目前已累计招募派遣2万多志愿者赴中西部700余所县乡中小学校开展支教志愿服务工作,其中赴西藏支教超1.6万人。现在,墨脱县完全小学也不断迎来了大山外的支教老师,他们被格桑德吉的故事激励,更为这场时代接力延续无限的生命力。

王晓晓和闫可都是全国第23届研究生支教团成员之一。来到墨脱县完全小学不到4个月的时间,他们对教育有了更深的认识。

“‘到基层和人民中去建功立业,让青春之花绽放在祖国需要的地方’,这对我触动很大,我想向下扎根,向上生长,所以我来到了墨脱。”这是闫可的初衷,在墨脱县完全小学,闫可被格桑德吉的教学热情以及奉献精神所感染,“她把她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给了孩子。”

据了解,墨脱县完全小学共有92名住校生,每到周末,格桑德吉都会来到学校教住校生整理内务,给他们洗头发、扎头发、洗衣服。

王晓晓自认为是格桑德吉的“小迷妹”,来墨脱之前就从支教的师兄师姐口中得知了格桑德吉的故事,从此格桑成了她心中的一道光,来到墨脱县完全小学更是一场奔赴榜样的“仪式”。“有一次,我跟格校发现教学楼走廊那儿有一点垃圾,我赶紧说,‘格校没事的,等下我让学生过来打扫一下。’结果格校笑着就从最近的班上,拿来了扫帚和簸箕,自己打扫干净了。”这个小小的举动,一直在王晓晓的脑海里萦绕,“以前我觉得教育就是把我所学的知识传授给学生,但是现在我觉得教育是润物细无声,一点点地去影响学生。”

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;

理想扎根于广袤的土地,青春奋进在闪耀的时代。

当与梦想相遇,青春就是昂扬的奔跑,是奋斗的身影,是奉献的华章。哪怕在世界屋脊,也能架起知识的天梯,播下理想的种子,生根发芽,蓬勃向上。

来源:共青团中央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联系站长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ouher.net/xzys/16485802793675.html